宠物鼠安卓

座 机:宠物鼠首页
手 机:13842593595

公司新闻

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鼠 > 宠物美容 > 正文

毒士贾诩——战火中站起的冷酷书生

宠物鼠 发布时间:2019-06-10 浏览:95次

毒士贾诩——战火中站起的冷酷书生

  他,是一个战火中崛起的布衣书生,在三国这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的乱世中,留下了骂名,也留下了他的智慧。

  他原是一个平凡的书生,带着年轻的志向,中举入朝为官,可乱世造就了一个冷酷的他,同样冷酷的他使乱世更乱。

那一年,因病归家,遇叛贼,被捕,将死,他急中生智一句:“我段公外孙也,汝别埋我,我家必厚赎之。 ”他保住了命,他是一个经历了生死的人。

有人说:经历过生死的人会忘空生死。 他却相反,他更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命,更爱家,更顾自己的小家,断然无视了国家。

  那年,董卓来了,他想过得安稳些,不论寄身于谁,断然投身了董卓。 然后,继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。

紧接着,董卓败了,亡了。 他明白,自己曾事身于贼,他将受牵连,他的生活,他的家,他那珍贵的生命,都将受威胁。

这时,他想起了两个人——李傕,郭汜。 此时他们在准备逃命,他却对他们说:“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,而诸君弃众单行,即一亭长能束君矣。 不如率众而西,所在收兵,以攻长安,为董公报仇,幸而事济,奉国家以征天下,若不济,走未后也。 ”乱世,真正的乱世在他这两句话下开始了,那也是长安百姓的一场噩梦。   而这两人,只是他暂时的“武器”,他寻找,他要找一个能够安家的地方,哪怕只是暂时的。 他找到了,那是南阳,而他的新主则是——张绣。

  他离开了他的“武器”,有人问:“煨待君厚矣,君安去之?”他答道:“煨性多疑,有忌诩意,礼虽厚,不可恃,久将为所图。 我去必喜,又望吾结大援於外,必厚吾妻子。

绣无谋主,亦原得诩,则家与身必俱全矣。

”他想到的是自己的家与自己,他也要让家与自己的生活更好。   当然,这是乱世,战火终会蔓延到南阳。

这是曹操来了,战争搅乱了自己的生活。

这次,他想用自己的智慧,赶走曹操。

可怕的夜色中,曹操以沉浸于酒色之欢,这是一个阴谋,那位手持双戟的壮汉与帐外那鸣叫的绝影,以及许多人都不知道,自己的生命将在这夜结束。 那夜,是一场血色的屠杀,曹操也狼狈得几乎亡命。

他只为了自己的生命与家,却用他冷酷的智慧,毁灭了万千的生命与家。

  曹操离开了,生活也安定了些日子。

但曹操又一次来了。 他这次不想再经历生死,他决定搬救兵,他找到了刘表,曹操退军了,原本平平淡淡的,这时,他的主公,张绣却想要追击,他阻止,却无用,最后张绣败了,回来时,他却让张绣追击,张绣又去了,而这次,胜了。 张秀奇怪地问他:“绣以精兵追退军,而公曰必败;退以败卒击胜兵,而公曰必克。 悉如公言,何其反而皆验也?”他说:“此易知耳。 将军虽善用兵,非曹公敌也。 军虽新退,曹公必自断后;追兵虽精,将既不敌,彼士亦锐,故知必败。

曹公攻将军无失策,力未尽而退,必国内有故;已破将军,必轻军速进,纵留诸将断后,诸将虽勇,亦非将军敌,故虽用败兵而战必胜也。 ”这一次他又展现了他的智慧。

  不得不说,他累了,这时袁绍与曹操开打了,袁绍想拉拢张绣,而他却阻止了,他对使者说:“归谢袁本初,兄弟不能相容,而能容天下国士乎?”张绣吃惊,悄悄问他:“若此,当何归?”他说:“不如从曹公。

”张绣更吃惊了,问道:“袁强曹弱,又与曹为雠,从之如何?”他说:“此乃所以宜从也。

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,其宜从一也。

绍强盛,我以少众从之,必不以我为重。 曹公众弱,其得我必喜,其宜从二也。

夫有霸王之志者,固将释私怨,以明德於四海,其宜从三也。

原将军无疑!”  他再次易主了,这次是他曾经的敌人——曹操。 曹操不计前嫌,知道他来降,高兴极了,拉着他说:“使我信重於天下者,子也。 ”他的生活再次有了着落。   官渡大战,曹操将粮绝,他鼓励道:“公明胜绍,勇胜绍,用人胜绍,决机胜绍,有此四胜而半年不定者,但顾万全故也。 必决其机,须臾可定也。

”官渡之战,曹操胜了,不得不说,他很有战略眼光,曹操打江东时,他劝道:“明公昔破袁氏,今收汉南,威名远著,军势既大;若乘旧楚之饶,以飨吏士,抚安百姓,使安土乐业,则可不劳众而江东稽服矣。 ”曹操没有听从,败了。   他的生活有了着落,他重新开始了他的小日子。

但乱世终究是乱世,过了些日子,马超来犯了,他给了曹操一道计谋——离间计。 无疑,这很成功。

  他的生活虽好,但他仍小心处事,或许因为他觉得自己不是曹操旧臣,而才能不凡,为了杜绝他人猜疑,他闭门不出,谢绝交游,他处理儿女婚嫁之事,也力避攀附名门。

不过,总有一些事会影响他。

比如曹操问他立太子之事时,他不回答,曹操问原因,他说:“属适有所思,故不即对耳。 ”曹操问:“何思?”他说:“思袁本初、刘景升父子也。 ”这实在是一出四两拨千斤啊。 其实是在支持曹丕,却不说透。 他更是教曹丕:“原将军恢崇德度,躬素士之业,朝夕孜孜,不违子道。

如此而已。

”  后来,曹丕称帝了,他当上了太尉,享受着高官厚禄,过着自己的生活,他应该是个厌战者。   他也老了,以前同在曹操帐下的谋士一个个离开了人世,不过他仍有着超人的战略眼光,曹丕曾问他将来的战略,他说:“攻取者先兵权,建本者尚德化。

陛下应期受禅,抚临率土,若绥之以文德而俟其变,则平之不难矣。 吴、蜀虽蕞尔小国,依阻山水,刘备有雄才,诸葛亮善治国,孙权识虚实,陆议见兵势,据险守要,泛舟江湖,皆难卒谋也。 用兵之道,先胜后战,量敌论将,故举无遗策。 臣窃料群臣,无备、权对,虽以天威临之,未见万全之势也。 昔舜舞干戚而有苗服,臣以为当今宜先文后武。 ”曹丕没有纳谏,后来江陵,死伤惨重。

  他,是一个爱自己的生命的人,但他的生命也有尽头,在他七十七岁那年,他也离开了人世。

他爱自己的生活,爱自己的家,爱自己的生命,他有一颗冷酷而又追求美好生活的心,拥有超凡的智慧,拥有者敏锐的眼光。

他——就是毒士贾诩,一个战火中站起的冷酷书生。

上一篇:文县地震最新消息 2013年7月27日甘肃陇南市文县发生4.5级地震

下一篇:南宁市桃源路小学举行青少年读书分享活动(图)